留学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学员反馈 服务介绍 服务包

环境决定:人到纽约变无奈

17-10-12


初识林佩艳



那是一个六月天,我下了飞机走出那个小小的机场大厅。计程车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去萨凡那城里,随便什么地方都行。”



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找个地方住下。举目一望,车站对面便是一家汽车旅馆。几分钟之内便有了下榻之处。接下来要做的是此次行程的目的——替我姐姐找个住处。我是被妈妈派来接出国留学的姐姐,帮她安顿下来。



开始在电话簿上找救兵。给大学的国际学生办公室打电话,一个叫满密的女教师问清我的身份后,告诉我说她可以试试看能否找个中国学生帮我。几分钟后,满密来电话说,她找到了一个中国女学生同意帮助我介绍情况,她的名字叫林佩艳。



我和佩艳的缘分便是这样开始了。



“搬到我这里住吧,住Motel花费太大。”电话里的佩艳显得热情而实际。“我刚来的时候别人也是这样帮我的。不用客气了,大家都是这样开始的,今天就来吧。”
 


当我们面对面站在一起的时候,双方都好奇地打量着对方。佩艳的身材苗条颀长,一头极浓密的长发飘在背上,让我想起美人鱼的头发。白皙的面孔虽算不得美丽,却很富女人味儿。她的声音低婉而富有弹性。举止里一派成熟女子的风韵。



佩艳是学美术出身,上海人。在四川的一个美术学校毕业后回上海做了几年创作,便出国留学。现在在萨凡那这所私立艺术学校攻读图像设计。



与佩艳的倾谈



我觉得佩艳居住的公寓的位置、条件和租金都很合理,就决定给我姐姐也租下同样的一间。找到了住处,对我来说是大事完毕。姐姐还要三天才能到,我就变得游手好闲起来。佩艳在学校电脑房打一点工,没有课,也很清闲。



好像并没有经过什么过程,我们成了朋友。



佩艳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床垫让给我,说这也是这里的规矩。她自己睡在一个当画板用的大胶合板上。中午外面是华氏100多度,没有打开冷气的房间里大概也是一样的温度。午睡后,我们就懒洋洋地躺在地上聊天儿。



话题自然是女孩子间的话题。佩艳给我讲她刚出国时在洛杉矶打工的经历。她刚来时没有学费,就住在洛杉矶一家远房亲戚家,准备挣够学费再来上学。英语不行,只能去踩缝纫机,很苦很累,还受人欺负。后来找到画画的事情好一些。语言进步一些后,又敢去海滨给人画肖像挣钱了。

画肖像时认识了一个美国男朋友。佩艳给我看一张他们两人的合影。



“你们看起来很般配嘛。后来怎么样了呢?”我问。

“没怎么样啊,”佩艳平静地说,“他很穷。是个办公室里的职员,挣的钱都花光。他总是跟我说:‘我没有钱,娶不起你。’可他很喜欢我。我离开加州后他还总给我打电话。上个月还给我寄了300元钱做学费。300元钱对他来说是个大数目呢。”

“那你们将来还有希望吗?”我很天真地问。



“当然没有。”佩艳白皙的面孔露出一丝苦笑。

除了讲自己,我们也讲别人的事。佩艳说和她一起读书的还有一对年轻的中国人。男孩被大家称作“老杜”,是佩艳的同乡。人聪明能干,对女朋友体贴入微。那女孩呢,人长得蛮漂亮,只是身体不好,又太依赖男人。前不久那女孩先去纽约,老杜滞后几周处理在萨凡那的事情。常常一个人来佩艳这里。

佩艳说:“老杜来我这里,和我讲上海话,讲我们那里的笑话。我们很开心。我好像又回到小时候了。这种共鸣只有在一样环境里长大的人才能有。”

我无言地听她讲。



“虽然我知道老杜也很喜欢我,我是不忍心抢那种弱女子的男朋友。听说,他们两人的学费、生活费都是老杜一个人挣的。”

而佩艳的学费、生活费呢,却都是她一个人筹集来的。她读一两个学期的书,钱用完了,就停下来,去纽约、洛杉矶那样的城市打工。钱挣足了,再回学校注册。这种私立学校学费很高。一年四个学期,每个学期的学费都要3000元左右。书费、文具费用也是不小的开销。房租一天也不能晚交。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去应付。

“你看这个女孩漂亮不漂亮?”佩艳打断了我的思路,把一张照片放到我手里。



那女孩果然好漂亮。

“她是我在上海时最要好的朋友。她23岁时嫁给了一个香港富翁。那人最小的女儿都比她大好几岁。”

“那她纯粹是为了金钱嫁人吗?“我遗憾地望着照片里那个纯情地微笑着的美丽女孩。

“当然了。”佩艳回答说。



“那时她作这种选择,你们怎么想?”我问。



“我们都很羡慕她啊。”佩艳坦然地回答说。



我的目光从手里的照片移向佩艳,不知说什么好。

萨凡那美丽而特别

萨凡那是个极美丽而特别的美国小城。城区里布满了十八、十九世纪欧洲殖民地式建筑。看过《飘》这本书的人都知道萨凡那在19世纪是美国南方上流社会集居的名城。如今,走在它规划有致的街区,仰视这一座座坚固气派的商业建筑和富贵高雅的庭院大宅,仍恍如置身于那个贵族时代。

据说因为南方经济萧条,这些美丽的建筑在房地产市场上一跌再跌。一直到80年代初,一对儿有经济头脑的教育家发现了这块宝地。他们廉价购买了大批有历史保护价值的建筑,开办了萨凡那艺术学院。又从世界各地招生,从此把萨凡那变成了一个艺术大学城。佩艳便是他们从中国招来的学生。她没有继续她的美术专业,而是选择了图像设计。她说学这个将来才能找到工作。

因为爱上了那些“古老”建筑,我每天总一个人在街上逛。佩艳几番向我歉意地说:“现在放暑假,人都离开了。一下子没有男孩子‘使唤’了。要不,动动手指头拨个电话,就有车接车送。哪能让你这样拿步当车呢!”

我笑着说:“看来我不但没有你那样的福气,连一点儿光都沾不上!”



她说:“你不要大意。萨凡那虽然是小城,却并不太平。这两年发生了几次女学生遭袭击的案件,学校不得已做了一个规定:凡天黑以后,女学生回家需通知学校,由校方派警卫护送。”这安全措施听起来竟令人毛骨悚然。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走那天,大家都有些不舍之情。两个在海外漂泊的女孩,相逢在这异乡小镇。虽然我们追求的东西迥然不同,佩艳对女友的慷慨真诚、她面对艰辛人生的勇气,足以赢得我这颗心。而以我风平浪静的经历,又何以评判她的生活选择?

在纽约又见佩艳

再次见到佩艳是在一个纽约的初冬。我和姐姐路经纽约,在一朋友家小住。我们到的第二天,佩艳便去看我们。她是下班后直接去的。

那天佩艳穿了一件深颜色、带暗花、很性感的紧身短衣裙,眼影和唇膏都画得很浓,举止中明显地带着紧张匆忙,与南方夏日里消遥轻松的佩艳十分不同。

佩艳坐到很晚。走时我们坐着朋友的车送她回家。她住在纽约著名的平民区——皇后区。车停在一个幽暗的小巷口,我们望着她消失在一座陈旧建筑漆黑的门洞里。这情景突然使我想起一部以纽约皇后区为背景的凶杀小说。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第二天晚上佩艳请我们姐妹去她那里吃饭。不料我们发现掌勺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久闻而未见的“老杜”。此时老杜已是佩艳的正式男友。那一晚我一直在想:那个病弱美丽的前女友不知怎么样了?不是“不忍”抢弱女子的男友吗?难道人到了纽约一切就变成了“无奈”?

老杜给我的印象很平庸。除了体贴入微、絮絮叨叨,看不出配得上佩艳的气度风采。



佩艳的住处和楼房外部一样破败。她的房间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桌子。电话、厨房和卫生间都是和其他三个房客共用。一切看起来都是临时的权宜之计:住处、工作,甚至男朋友。



那几日佩艳对朋友的殷勤一如既往。只是我和她再没有像在萨凡那时那样肆无忌惮地讲女孩子间的闲话。也许是没有时间,也许是笼罩在佩艳身上的纽约气氛,至少是纽约冬日的压抑,给了我们一种无形的距离。
 


我们走后,我只是零零散散地听我姐姐打电话时告诉我说,佩艳又回萨凡那了。这是她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她和老杜已经分手了,情绪很不好。有时候跑到我姐姐那儿莫名其妙地嚎啕大哭一场。学期结束后她马上北上去纽约谋生,临行前告诉我姐姐说,她银行账号里只剩下了30块钱。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佩艳的电话。她说:“岩柏,我要结婚啦!我认识了一个美国人。他也是个艺术家,在曼哈顿开一个画廊。他年纪和我差不多。我们一认识就觉得合得来。我们现在住在一起。噢,他还做一手好菜呢!”



我高兴得大叫起来。佩艳却出乎我意料地平静。



放下电话后,我心里想:一个年轻有作为的艺术家丈夫,再加上他在纽约犹太富商家庭的财力后盾,这就是佩艳多年追求的目标。



过了几天,我收到了佩艳寄来的他们订婚时的合影。她的白马王子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脸年轻人的微笑。信封上的回址是曼哈顿第132大街。他们在第76大街的画廊叫“东西画廊”。



此后,我很少再听到佩艳的消息。这样也好,因为我便可以借用那句我最钟爱的、所有美丽童话共有的结束语来结束我的故事。



他们从此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您可能感兴趣
纽约华埠龙眼热销 果核丢遍地清扫员无奈(图)

纽约华埠龙眼热销 果核丢遍地清扫员无奈(图)

  纽约华埠街道脏乱差,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已不是新闻。但近日,由于龙眼热销,街道上以及污水里的垃圾多了新品种——龙眼壳、龙眼核。 (美国《星岛日报》)   今年龙眼大丰收,市面上的龙眼既新鲜清甜又价格低廉,随处可见10美元6磅的牌子,吸引不少街坊争相购买。一方面龙眼卖得红红火火,商家喜逐颜开,另

从内蒙古到纽约 华裔女孩变身华尔街小姐(图)

从内蒙古到纽约 华裔女孩变身华尔街小姐(图)

与邓文迪出席产品推荐活动。(美国《侨报周末》/管黎明 摄) 在瑞典担任COO。(美国《侨报周末》)   中新网2月22日电 据美国《侨报周刊》报道,20年的时间里,这个世界上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而20年在个人的生命里,也经常意味着巨大的人生变迁。从幼年进入靑年,从靑年步入中年,抑或从中年迈

美式生活使患富贵病机率增加 移民赴美变短命

美式生活使患富贵病机率增加 移民赴美变短命

  中新网5月20日电 据美国《星岛日报》援引纽约时报报道,许多人到美国定居是为了追求美好生活,但他们或许没有料到赴美后寿命反而会缩短。多项研究发现,移民[微博]在美国生活的时间越长,患上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病的机率也相应增加,而他们在美国出生的下一代,健康状况和平均寿命更不及父辈。多项研究都印证了

澳洲“海龟”游回中国傻眼了 无奈变“海带”

澳洲“海龟”游回中国傻眼了 无奈变“海带”

  原标题:留学[微博]回国就业难 澳洲“海龟”变“海带”谁之过?   中新网7月9日电 据澳尺网援引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这些年由于各种原因,澳洲中国留学生选择回国就业的人数越来越多。但“海龟”回国就业市场已是今非昔比。不少“海龟”们游到中国才真正体尝到,原来本是香饽饽的“海龟”的优势

日本百万民众人到中年被迫回家“啃老”

日本百万民众人到中年被迫回家“啃老”

  中新网5月2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2日发表文章《日本百万民众人到中年被迫回家“啃老”》称,日本有近百万中年“啃老族”。让人吃惊的是,这群中年人里,大部分并不是从年轻时就开始啃老。十多年前他们也意气风发,在外打拼,可是人到中年却不得不回家“啃老”。   文章摘编如下:   在人们的印象中,“啃老族”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推荐院校
相关文章
热门留学国家
英国留学 澳洲留学 加拿大留学 美国留学 新西兰留学 法国留学 爱尔兰留学 德国留学 瑞士留学 意大利留学 俄罗斯留学 西班牙留学 瑞典留学 挪威留学 丹麦留学 芬兰留学 新加坡留学 韩国留学 日本留学 马来西亚留学 泰国留学 印度留学 菲律宾留学 澳门留学 台湾留学 香港留学 荷兰留学 乌克兰留学 奥地利留学